LOL专区
您的位置: 掌游宝 > LOL英雄联盟专区 > 新闻资讯 > 新闻 英雄联盟宇宙:未来战士故事《时不我留》三则

英雄联盟宇宙:未来战士故事《时不我留》三则


时不我留

作者:MICHAEL YICHAO

追击

双管能量光束枪在我头顶爆炸,火花倾泻而下。我在路上继续全力奔跑。在我身后,时空执法官的脚步声在两边墙壁的狭缝间回响。快速。永不停息。我咬紧了牙关。我虽不想承认,但这家伙肯定比我快……

幸好我还留了后手。

来到岔路口,我佯装往右拐,跑进巷子两步立刻向后跃迁,闪烁一小段距离并穿过了刚才的路口,向反方向奔跑。经典的声东击西——我在许多次逃跑的过程中不断完善的动作,谢谢他们全家。给战斗服加装扭曲空间组件实现短距离空间折叠实在是太太太太合手了。

可惜被这家伙看穿了。不应该啊。

他一个瞬步来到我面前,双枪齐发。这是经过时轴强化才能做出的动作。没别的可能。我举起了双臂——永远都要护住脸。第一发能量弹擦过我的手炮,但第二发正好打在我的前胸,我踉跄着后退,倒在地上,好重。在我耳边,警报声急促聒噪。我盲射一发,但他滑步躲开,好轻松。两把枪现在都对准了我。枪口几乎擦着我的鼻子,他离我好近。我举起双手,吹开眼前一缕凌乱的金发(说来可笑,时间旅行太忙,没时间打理)。我尽量拖延时间,战斗服正在尝试修复武器系统。

执法官透过目镜对我怒目而视。“这回你再也不能跑掉了。”他说道。我哀怨一声。看来他遇到过未来的我——所以他才看破了我的标志性动作。

提醒自己:想出别的标志性动作。

“时间到了,伊泽瑞尔。你制造的异常节点已经够你偿还一辈子了。”

我嗤笑道,“你是认真的吗?你可是纵横时空的铭记者执法官啊,就不会说更狠的话了吗?”

没想到,他的眉头还能皱得更深。

“你知道,你还将捉拿更多时间逃犯和恶人,你还有漫长的职业生涯去谋划,可你出场的第一句话却是……‘时间到了’?”

他愁眉散开,怒目圆睁,他向前压得太近,我甚至能感受到枪管的余热。“你这一次再靠花言巧语是别想脱身了,乳臭未干——”

“奥术跃迁充能完毕。”来了!珠儿的声音如此悦耳,我可没空等这位严肃脸老先生想出更好的说辞,立刻闪烁到他身后。

或者说,本来应该是闪烁到他身后。

一切都被白光覆盖,这是正常现象——但我的胸前正中的战斗服核心冒出火星发出嘶嘶声,正是执法官刚刚走了运恰好命中的地方。一阵颤动,我又落回了起点的位置。

啊哦。

咔嚓!不等我反应过来,我就听到了自己鼻子折断的声音。我眼冒金星——别打脸!这样不好!我听到他耍枪的嗖嗖声。……这样超级不好。

该用上新的标志性动作了。

我把手炮过载,射出一道巨大的能量波。执法官立刻躲开(不开玩笑,这家伙到底有多快?!),但能量波撕开了马路和墙壁和霓虹灯希望没误伤路人,碎石和废渣向各个方向崩散。

我已经很久没有落到过如此棘手的境地了,让我想起自己笨手笨脚的小时候。但我从那时起就学会了什么时候要来硬的,什么时候要找退路。

“帮我逃出去,珠儿。”我一边说,一边手脚并用快速逃开。“能量还够跳跃的吗?”有水滴在我嘴唇上。我顾不上摘手套,直接抹了把脸。肯定是在流血。肯定是鼻子断了。好棒。

“时轴跳跃不稳定,”珠儿的声音永远都那么冷静。“核心受损。”

“既然没说不能,那我就当是能咯!”我一巴掌拍在手炮上,扭动开关。熟悉的震动开始轰鸣,时轴跳跃驱动器激活了。我的手指凭肌肉记忆输入了一个坐标,但我拦住了自己。不行。不能总是找他给我解决所有问题。而且现在也不想看到他那张自鸣得意的脸……

一声怒嚎。我回过头。执法者爬出碎石和尘土,双枪喷火,一轮能量弹幕正向我袭来。

得,我肯定是在初次见他的时候彻底把他惹毛了。未来的初次见面。未来的我与过去的他初次见面。

……时间旅行解释起来真是够绕的。

但能量光束可不会和你废话太多。我把自己的目的坐标交给了命运(其实是珠儿)决定,向面前开火,打开了一道传送门。但我看到的并不是清晰的景象,模糊的表面只有蓝白相间的静电弧光。

没时间犹豫了。我一头扎进未知——任何未知都好过已知的死透了的伊泽瑞尔。

穿过门扉的同时,我感觉到胸前的核心发出异样的抖动,然后熄火。里面发出一道能量的电弧,我只能自由落体到不知道哪个时间流里。

嗯。这下出问题了。

斗盾

他没有注意到我。只是还没有。

通常来说,潜行并非我的强项。我更像是那种先开枪再说,绝不提问的人。但考虑我的核心的状态……好吧,非常时期得用非常手段。

他就……在那儿站着。盾牌放在一旁。长枪插在地上。坚定。深沉。无——聊。

刚刚我掉进了某个非常不愉快的次元(吸血的大蚊子不应该那么大),珠儿设法从我损坏的核心中勉强调用了足够的能量,贴上了距离最近(相对最近)的脉冲焰信号所在的时轴标记。对我来说是好消息——对我目的坐标的执法官可是坏消息。因为我是冲着那位的的核心去的。

既然能偷——不对,是能借来新的,为什么要费力修好旧的呢?

如同是命运的安排,我认识这个执法官。潘森。一个大呆子。火药桶。一点就着。可能有着什么凄惨的过去,无聊无聊无聊。

现在,他就杵在某个我不认识的乱石废墟里。老实讲,这个次元我都不认识——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垃圾堆。崩塌的建筑。枯黄的植物。到处都是机械战与化学战的迹象。好没劲。

我跃迁上前,刚好来到他背后,手炮紧贴住他的后脑。“不许动。”我挤出了最狠毒的低沉声调。

他一动不动。我站在他背后的有利位置,只听见他目镜发出轻微的机械转动声,但很难看到正面,估计他在猜我是谁。

“伊泽瑞尔。”他低吼一声。

“怎么样啊,老潘?”我笑了,然后突然想起来我应该装的是蛮不讲理的样子。

“我就在此,一直搜索着你的踪迹,而你却自己来了。”他平静的语调里藏着紧绷的弦。他的头皮略微动了一下,一定是他在愤怒地咬牙。虽然嘴上谈笑风生,但他肯定知道只要我哪怕打一个喷嚏,他俊朗硬气的脸庞就会化为飞灰。

“听我说,老潘,我知道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演过这么一出了,”我边说着边俯下身子,“但现在的情况是,我真的没时间跟你,还有这片废土耗下去——”

“这里会变成废土,是因为你。”他的语气让我心里一惊。平铺直叙,不容置疑。他说的是实话。

“呃,我看未必。”我知道他在拖时间,我也知道我不该逞口舌之快。而且我已经跟刚才遇到的那个执法官耍过嘴了。

可我忍不住。

“大多数打破次元的恶作剧,我自己都有印象的,谢谢。”

“多亏了你这样的鲁莽贼人,才有了这样的世界。”潘森的目光扫过面前的凋敝景象,我也忍不住随着望去。“粗心大意的跳跃引发悖论。悖论在时空中撕开了异常节点。然后……禁卫就来了。”

我感到脊背发凉。禁卫……来这……

潘森站了起来,我也举高手炮以示警告,武器的运行噪音愈发高亢。他眼都没眨一下。“这里曾是我的家。然后他们夺走了我的一切。”

好吧,我的确爱冒险。有的时候是很大风险。但我从来都不粗心。当然我也不敢说自己从没制造过一两个异常节点……

“潘森。”我开口说话的同时,手炮放下了一瞬间。

重大失误。

潘森跳向我,他的盾牌生成能量屏障吃下了我的炮火——我只慢了几毫秒。他撞到我身上,我感觉鼻梁又断了,头晕目眩。他伸出左手,召唤他的长枪。我恢复意识,勉强跃迁躲开了他的戳刺。

“你将在铭记者面前认罪受罚!”他吼道。

完了。出岔子了,大岔子。我可不想以现在的状态和他交手。潘森掷出长枪,我将战斗服发挥到极限,跃迁到尽量远的高坡顶端。

我调整手炮,准备进行时轴跳跃。我的战斗服发出异常的抖动,珠儿正在努力从受损的核心中调取能量。“跳跃稳定性严重受损,安全协议建议——”

潘森的长枪向我飞来,我险些没躲过去。长枪扎进我身后的一座巨大石像的残骸中,将石块打成尘埃。

“珠儿!覆写安全协议!快!”我没有等待确认,直接端起手炮开火。穿过传送门的瞬间,我彻底松了口气——随后是突如其来的疼痛。这是次元之间奔涌无常的以太介质在撕扯我的身体。我向上坠落,向着未知的命运自由落体…… 

心眼刀

我喘着气醒来。

全身都疼。就像我被扔到了洗衣机里甩干过了一样。

有人抱着我的头。一个女人的面孔映入眼帘。她表情严肃,带着苛责,但在这一瞬间,却因担忧而温和。

“谢天谢地,”她说,“我们还以为上次跳跃就失去你了。”

“这里……”我想要坐起来,但我胸前的核心里冒出电弧,打得我整个左半边身子一阵痉挛,疼得直不起腰。

“情况不妙,”那个女子说,“我们没多少时间了。他就在我们身后。还有禁卫大军……”她摇了摇头。“卢锡安和潘森先走了,凯特琳正在寻找制高点——”

我忍着痛爬了起来。她刚刚说的名字里我认识两个。作为刚刚从无意识中苏醒来到未知时空的我,这两个名字我一个都不想听到。

那个女子也站了起来,伸出双手,试图安抚我。

“我在什么时候?”我捂着胸前问道,“你是谁?”

我仔细看了看她,更加疑惑了。她身侧配着时轴剑刃,毫无疑问是一名执法官。她战斗服上的核心更加精致,从形状来看,是未来的型号。她制服上的单片肩甲看上去很蠢。太蠢了。一看就是铭记者的人。

女子脸上掠过一丝困惑——然后她警觉地瞪圆了双眼。“你不是我们的伊泽瑞尔。”她说。

“请听好,女士,我不是任何人的伊泽瑞尔,我是伊泽瑞尔的伊泽瑞尔。”我环顾四周。我正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回廊中。转角平滑、整齐洁白,如同有生命的金属装饰着铬合金。有灯,蓝色,每隔一段距离就吊着一盏。感觉就像身处于战斗服的内部。

一阵恐惧的战栗从头传到脚。不会吧。“这里……这里难道是……?”

“铭记者的主堡。但你并不该出现在这里。我不知道你从什么时间来,但你必须离开,不然你就会来。呃,另外一个你。”女子的目光变得锐利。“你最好会来。如果你死了,我一定要杀了你。”

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是哪儿,是什么时间,”我将手炮对准了她的胸膛。“……但我现在要拿走你的核心。”我拿出所有的狠劲威胁道。

就在当下,我的手炮一顿,冒出了火花。“武器系统功率百分之十。”珠儿在耳边对我说,声音出奇地大。

从女子的表情看来,她肯定也听到了。

“啊。你肯定是从过去来的。”女子捏了捏鼻梁,看上去很头疼。“我都忘了你有多烦人。”

我摆出一副惹人怜爱的愁容。“我哪里烦人。我是万人迷啊。”

她突然停住不动。眼睛微眯了一下,然后再向我径直走来。我后退一步,但她已经来到我跟前,一根手指戳到我胸口。

“这么说来,这就是你昨晚对我讲的故事,”她洞察一切似地看着我,“你说我已经救了你两次。还说我会在一切结束之前再救你一次。”

“听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没有等我说完,一把抓住我的胸甲,一只手伸进我的领口。我哑然失声——但她触发了某种装置,我胸前的核心转了几圈打开了,展露出内部的机械结构。

好吧。她肯定是个老手了。

还没等我拒绝,维修针和微处理工具已经从她的手套上伸出来,她已经开工了。

“你……是要把它修好吗?”我难以置信地问。

“你可真是够蠢的。坏成这样。你是跟卢锡安打架了么?你跟卢锡安打架了。真不敢信他没杀了你。他可不会失手。”她甚至都不是在对我说话,只是在一边干活一边喃喃自语。我努力站稳——即使是我也知道,在时轴偏折能量核心被打开并彻底暴露的时候千万不要乱动。

嘈杂声从回廊尽头传来,然后是一声不可能听错的爆能枪开火声。我皱起眉,扭过头去看,但那个女子用力拽住了我的战斗服。

“停。别动。”她发出警告。

蓝色火花飞溅,一小股青烟腾起,然后她放开了我。核心扭转复位锁定。我低头看去。发出的光似乎比平时暗了,但已不再每隔几秒就射出电弧。

“修好了……”我惊讶地说。

“只能再跳跃一次就会彻底损坏。应该是。”她说,“快走!”

她转身离开,然后突然停住。一只手迅速伸进衣兜,然后冲我甩过来一样东西。我伸手接住。

“当你见到我的时候,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她说,“务必把这个亮出来。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我看着手里,一枚硬币,上面刻着一个徽记——抽象的玫瑰花上刻着纤薄的剑刃。太多个问题闪过我的脑海。但叫喊声——随后是枪声,回荡在回廊尽头。

“第二枪了,”她喃喃地说,估计还是自言自语。“没时间等第三枪。两枪就够了。”

“这可没法让我放心离开!”我对她喊,但她已经跑了起来。她没有理睬我,转过拐角,消失了。

我轻轻碰了碰胸前的核心。最后一次跳跃,呵。帮不上大忙。我能想到的只剩一人有可能帮到我。看来我到底还是要看那张自鸣得意的脸。

我真是不想求他帮忙。现在不想,以后也不会想。

我叹了口气。“珠儿,”我开口说道,“启动。”我举起手炮开火。又一次,传送门打开了。“是时候探望一下艾克了。”


来源:英雄联盟宇宙微博

掌游宝刊登此文目的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