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专区
您的位置: 掌游宝 > LOL英雄联盟专区 > 新闻资讯 > 新闻 一纸直播协议引发纠纷:中国电竞最贵5千万索赔

一纸直播协议引发纠纷:中国电竞最贵5千万索赔

澎湃新闻记者 陈均

2020-06-02 12:23 

小叮当发文告别

上个月,电竞《绝地求生》项目职业选手、“00后”左梓轩(小叮当)发布了一条微博,文中写道:

“昨天比赛结束,我在RNG的两年职业生涯也就此画上句号。这段经历让我成长了许多,撇去近半年的不愉快和停播带来的经济损失,我仍然感谢俱乐部给我一个展现的平台……”

这像是小叮当对于俱乐部RNG的一个告别宣言,而熟悉电竞圈的人都知道这位知名电竞选手的告别注定充满波折——眼下,横在选手和俱乐部之间的,是一个堪称中国电竞史上有关个人的最贵诉讼案,涉及金额高达5000万元人民币。

俱乐部何以叫出天价索赔?双方之间到底存在怎样的矛盾冲突?这都成为当下人们关心的焦点,为此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小叮当的代理律师汤淡宁,试图了解更多相关讯息。

海报制图:何蕊

一份直播协议引发的纠纷

从各方信息来看,这起纠纷主要与小叮当的直播签约有关,RNG俱乐部因为小叮当没有按照俱乐部要求签约直播平台虎牙,引发合同纠纷,继而诉诸法律。

在今年3月5日,RNG已经以违约为由将小叮当告上法庭,索赔5000万元违约金。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则对该案进行了立案,具体开庭时间尚未最后确定。

谈及合同纠纷,汤律师言简意赅,“对方认为的小叮当拒绝和天同(小叮当的经纪代理公司)签署在虎牙直播的合同,本身违反了合约。”

但对于原告的起诉,汤律师也给出了疑点,“小叮当是否存在拒绝签署?如果存在,是否有正当理由?”汤律师认为这是双方的分歧所在。

想要理清楚事件背后的脉络,就必须了解小叮当与RNG俱乐部及其他利益相关体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早在2017年,本名左梓轩的小叮当凭借《绝地求生》项目上的出色表现在直播平台斗鱼上爆红,随后RNG俱乐部引入了这位实力选手,双方的战队合约从2018年5月6日至2020年5月5日。

与此同时,RNG也通过俱乐部的运营主体上饶市乐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小叮当签署了一份《经纪代理协议》,时间同为2018年5月6日至2020年5月5日。

根据这份经纪合约,乐游全权代理了小叮当互联网相关的商业活动,其中包括直播、主播等在网络直播平台类的内容录制和发布,以及互联网平台类娱乐活动和广告代言等,随后乐游和小叮当、斗鱼三方签署了一份《解说合作协议》,时间从2018年5月6日至2019年12月31日。

到了2019年4月,乐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天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小叮当三方又签署《经纪代理协议补充协议》,约定乐游将《经纪代理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全部转移给天同。

事实上,眼下这起民事起诉的原告方恰恰也就是天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天同公司和乐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姚金成,其持有乐游公司62.81%的股权,同时持有天同公司的母公司上海竞心承峰传媒有限公司89.73%的股权。从这个角度看,《经纪代理协议》从乐游转至天同,属于利益相关体之间正常的业务转移。


小叮当长文表态

存在母亲手机里的文本

回到天同状告小叮当的问题上,天同表示,上一份直播合同到期后,2020年1月1日,公司与直播平台虎牙就小叮当在虎牙直播事宜签订了协议,但小叮当拒绝在虎牙直播。

根据《经纪代理协议》,天同有权代理小叮当的商业合同,并决定合同的内容,而小叮当的行为构成了严重违约。3月5日,天同正式提出诉讼,索赔金额高达5000万元人民币。

对于这个天价索赔,当下小叮当的律师汤淡宁透露,“5000万元违约金这个数字写进了当初的合同中”,但就小叮当是否构成违约,汤淡宁认为值得商榷。

一方面,他指出天同签约虎牙前并未和小叮当及其母亲进行充分的沟通交流。“在(经纪代理协议)合同中规定了公司签约前需要和当事人进行协商的内容。”

按照他的说法,小叮当方面直到1月6日才看见天同与虎牙具体的合同文本,“当时文本是发到了小叮当母亲的手机里,但天同和虎牙已经完成签约了。”换言之,小叮当迟迟没有看到合同细节,所谓的协商这一环在实际操作中是缺失的。

另一方面,律师认为天同在为小叮当代理直播合同时没有考虑到当事人的利益,“我们希望公司能够和市场上主流的平台进行洽谈,问题在于公司只接触了虎牙一家,对于同样想与小叮当合作的其他平台,公司没有进行沟通和交流。”

此间,汤淡宁律师提及,RNG长期存在欠薪问题,小叮当参加了公司安排的直播和其他各种商业活动,但从2019年5月到12月,这部分相关收入为零。


小叮当和RNG的纠纷应当成为推动中国电竞完善合约的契机。

RNG表态:不存在利益输送

很显然,有关个人利益的层面,小叮当对东家颇有不满,这一定程度上为眼下双方的对抗局面埋下了伏笔。

至于此番问题的焦点——直播合约,关注小叮当的人都知道,小叮当在上一个直播合同期内与国内知名直播平台斗鱼有着良好的合作,他在斗鱼上拥有大量粉丝,从个人角度,小叮当希望能够延续这样的合作。

随着公司与虎牙完成签约,小叮当与RNG之间的矛盾走向激化。

必须提及的是,RNG青睐虎牙空恐怕事出有因——2018年11-12月,虎牙通过其持股99.9%的宁波太横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入股乐游公司和天同公司各10.27%股权。

在外界看来,RNG和虎牙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但从商业角度而言,RNG更愿意将旗下优质资源对虎牙进行输送,倒也无可厚非。

目前,作为整个事件的另一方,RNG也通过一些途径进行了回应。

关于签约前缺乏沟通,RNG相关人员出示了一段微信聊天截图——截图显示去年12月6日,RNG工作人员曾与小叮当的母亲有过时长达5分钟的语音通话,内容涉及虎牙合同相关事宜。

而关于虎牙入股RNG,RNG方面对外表态,不存在利益输送,之所以签约虎牙,是选择当下条件最好、最适合主播的平台。

至于关于欠薪,之前存在过延期发放薪资的情况,但直播费用没有发放,关系到直播平台与俱乐部之间相关款项没有结清,俱乐部不应该承担责任。

RNG认为一切都在法律约束下遵照合同处理,小叮当一方则表示,执行过程中与合同规定有所出入……双方各执一词,目前你很难对事件的是非曲折给出一个判断,一切恐怕还需要等待法庭的裁决。

此间,汤淡宁律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发生过合同纠纷后,小叮当依然在履行比赛合约,直到2020年5月5日比赛合约到期,过去几个月,因为无法开展主播工作,个人经济损失在不断增加,但小叮当希望能够和俱乐部协商,争取天同撤诉。

而从整个事情当前的进展来看,回旋余地不大,RNG也就是天同更愿意对薄公堂,将分歧交由法院判定。

纠纷,中国电竞的必经之路

因为惊人的5000万元违约金,因为当事人是备受关注的明星选手和明星俱乐部,也因为老板和员工这层敏感的雇佣关系……小叮当与RNG的官司注定成为焦点,最终判决结果的出炉尚需时日,但这起天价官司眼下依然可以带给我们一些思索。

小叮当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和一个人气主播,他在与俱乐部签署比赛合约的同时,也将经纪约交由俱乐部代理,这与传统体育中的运动员签约显然有着较大的差异。

以职业化程度最高的欧洲五大联赛和NBA来看,运动员大多拥有自己的经纪人或者经纪公司,在运动员与俱乐部签署比赛合同后,其经纪合同依然由经纪人代理,除了一部分商业权益会与俱乐部共享外,整体上处于一个独立状态,这让运动员个人利益有了最大的保障,也尽可能地避免了运动员和俱乐部之间出现剪不清理还乱的商业纠纷。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电竞行业较为年轻,发展远没有一些传统职业体育成熟,牵扯其中的商业主体较少,这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运动员和俱乐部之间商务关系的模糊——现实就是,多数电竞选手都会同意俱乐部直接代理其经纪约,眼前的小叮当并非孤例。

关于这个问题,澎湃新闻记者也采访了上海市电竞协会副会长朱沁沁,朱沁沁表示:

“现阶段,电竞选手相对比较弱势,特别是初出茅庐之际,能够获得和俱乐部签约的机会很不容易,通常都会把经纪约给到俱乐部。”

但他也分析:“对于大多数电竞选手而言,如果没有俱乐部整个团队在背后支撑,没有整体包装,很多选手无法获得足够的曝光率和商业价值,所谓的经纪约也无从谈起。”

听上去,眼下这种可能带来隐患的合作关系恰恰是电竞圈特定发展阶段的产物,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和完善,未来会更加趋于合理,但一切需要时间。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徐亦嘉

来源:澎湃新闻

掌游宝刊登此文目的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