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专区
您的位置: 掌游宝 > LOL英雄联盟专区 > 新闻资讯 > 新闻 英雄联盟宇宙:新英雄芮尔故事《第二坟墓》

英雄联盟宇宙:新英雄芮尔故事《第二坟墓》

3371553315174750647

芮尔常常想那些被废的孩子。

她当然也不想折磨自己。但那些念头总是不请自来,而且路途漫长,当她架着铁骑追寻一个又一个传闻时,大多数时间里都无事可做,只有在脑海中回顾那些不开心的过往。连续几个小时的寂静,然后,必定免不了的,杀戮。

这一次,她远在诺克萨斯领土的边缘,追随着暗地里的消息,据说又有一个被废魔的孩子正在秘密押出边境。

“废魔。”芮尔抽了下脸。咬这个两字会让她牙疼,她默默对自己发誓,摇摇头,甩开这无以疗慰的疼痛。然后这股疼痛变成愤怒。然后愤怒燃起了火。

诺克萨斯废了那些孩子——也造就了她。现如今,在他们没有底线的懦弱下,诺克萨斯人甚至不敢直视。他们觉得最好把废了的孩子挪到远远的地方,这样诺克萨斯就能重归辉煌了。

芮尔痛恨这个丑恶的国家,痛恨这里愚蠢、丑陋的人。她痛恨一座座露天开矿的山,山里挖出的矿石都被投入勃朗•达克威尔的征伐战中。她痛恨这里开裂、腐朽的土地,用于军粮的农作物耗光了土壤的肥力,随后任由风雨剥蚀。现在唯一遍地生长的只有那种棕绿色的苔藓,覆盖了每一寸无人居住的土地,栖息于此的生物大都是像房子一样大的食肉蜥蜴。

真是一片惨不忍睹的淳朴之地,她心想。这里执迷于精英社会,醉心于持续扩张,却不能、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已经成了什么样子。黑色玫瑰和他们的试验只是深层顽疾的一个表征。芮尔要把这一切都拆毁——她要解救所有被废的孩子,然后一砖一瓦地毁掉这个帝国,即便只有她自己,也不惧孤单。毕竟她已经把学院拆毁了。

随后巨石块砸中了她,有那么片刻,一切都非常安静。

芮尔认识同学的时间都不长。大多数有潜力的同学都被迫与她对战,因为要进行“比赛展览”,因为要“测试她的实力”。她起初不知道,后来过了很久很久才得知,无论战斗以后他们变成什么样,教员都会把他们赶到一边,用石头模样的夺萃符印抽取他们的魔法,给他们永久废魔。

她能记得一些孩子,但其余的只留下拼凑的面孔和极度痛苦的表情,痛苦都与她有关,来自他们之间的战斗、以及长达数小时的印记移植过程,随后他们的力量就给了她。

其他学生很快就开始惧怕她——甚至是憎恨她……于是,芮尔从来都孤单一人。

只有一个伙伴。

加布里埃尔是一个眼神柔和、声音友善的男孩,那些都不是诺克萨斯的产物,而是来自某个遥远的地方,某个芮尔难以想象的地方。他理解芮尔,他还拥有一种奇怪的魔法,可以把尘土塑造成小动物——来自他故乡的飞禽走兽,载歌载舞地为芮尔表演。虽然他离开家人很伤心,但他们二人却在彼此的友谊中找到了慰藉——加布里埃尔曾在许多个夜里安慰饱受学院摧残的芮尔。

他们二人在战斗中碰面只是时间问题,虽然芮尔似乎充满希望,但加布里埃尔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但至少在一段时间里,两个孩子可以假装无事。

嘈杂声把芮尔唤醒,一支战团正在小心翼翼地接近她,看她死没死。

他们不走运,她没死。

芮尔站了起来,被打散的铁马金属板也跟着起来了。巨大的长枪来到她手中,炽热的融核原地腾起,组成了怪物般的兵器。她的铁骑重新组合,散发着一千座熔炉的热量。生铁经过扭曲、塑型,自己变成了一匹骏马的轮廓,随后芮尔跳上了马背。

她看到有五名对手,其中有一个牛头人,守在一堆巨石块顶端——刚才的石块可能就是从那里来的。另外还有一个人。一个穿着结垢白衣的瘦弱人影,笨手笨脚地奔跑着,试图逃离这片空旷广袤的诺克萨斯荒野。

卢卡斯教员。他是把加布里埃尔带进学院的人,也是把他带走的人。

虽然芮尔欣然迎战任何拦路者,但她对自己以前的教员们有一条特殊的规矩:不问,不解释。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芮尔的铁马向前猛冲,似乎刚刚逃离一场黑暗、遥远的噩梦。芮尔的长枪就像一个被蔑视的神明降下的铁锤,迎面撞上最前面的士兵。这把兵器不是用来刺穿的,而是用来碾压的。那个士兵惊恐地瞪大双眼,他头脑中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是他的头盔。

第二个战士想要刺伤芮尔的坐骑,但她的长矛却在那冒着热气的铠甲缝间折断,随后芮尔把她远远打飞——一团变了形的废铁掺着血肉落在几丈开外。

两名弩手,现在他们不那么自信了,想要匆忙撤退。芮尔跳到空中,她的铁马组成了一套刀枪不入的黑色铠甲覆盖在她身上,她从天而降落在敌阵之中,脚下的大地在她无边的怒火中裂开了。

牛头人的投石或许用来偷袭还可以奏效,但即便是这样大块的火山岩,打到芮尔的铠甲上也崩碎了,而她则稳步向他走去。黑铠骑士,来势汹汹,一击就打到了高大的牛头人。

她的目光看向自己旧识的教员。

卢卡斯感受到自己曾经的学生在轻轻拉扯,随后无数块极热的熔渣把他从苔藓和泥土上扯开,随着零碎的残骸在芮尔身边组成一团旋涡。这是一场金属、热火和憎恨的风暴,他临死前只能在慌乱之中低声啜泣着说,“加布里埃尔在营地!”芮尔立刻碾碎了卢卡斯,他残破的身躯深深扎进地里,就算龙蜥来了也别想轻易掘出他的尸体。

随后风暴停止了,熔渣落下来,一切重归寂静。

教员的遗言果然不假,加布里埃尔被藏在一顶帐篷里,帐篷周围是一处绿草青葱的山涧,在茫茫荒原上印刻的一道纵痕,隐蔽性绝佳的扎营地点。

芮尔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很久了。营养不良。

废魔不仅仅是偷走受刑人的魔法——这个过程会毁坏人的灵魂,只留下目光浑浊的躯壳,无欲无求,讷口少言,记忆退化,永远不再做梦。必须给他们少量喂饭,但一些亲玫瑰的战团会选择无视这个任务,只是因为嫌弃。

芮尔看着加布里埃尔……看着他被帆布包裹的身躯,回想着在她疼的时候他曾制作出蹦蹦跳跳的小动物逗她笑。她把长枪插进地面,迫使上面的黑色金属从她手中脱离,然后向上,然后将他缠绕,最后把他的尸体完全包裹。一座简单的坟墓,纪念她朋友的离世,虽然简单,但却坚不可摧,上面还点缀了粗糙的动物形体,永远被凝固在钢铁中。

她闭上双眼,驾着铁马离开,努力回忆着曾经的加布里埃尔,但芮尔看到的只有一条条正在享用死者的龙蜥,随后她的拳头握紧了一个苍白女人的喉咙。

掌游宝刊登此文目的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